首 页|环球资讯|军事天地|战略观察|群英论见|历史长河|社会民生|博览|图 库|博 客|社 区|论 坛|读书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天地 >> 军林秘史 >> 正文

55年授衔邓小平本在名单中,为何最后出局

2017-2-23 11:12  来源:战略论坛 人参与 条评论  字号:T | T

  “一纵队一个科长”又是谁?1纵队即新番号的38军。时任38军司令部侦察科科长的范鲁烈士,应该符合条件。时任38军112师334团团长的刘海清在《活捉陈长捷》一文中载,“打到了南马路中段一幢灰色楼房的附近。前边不远就是鼓楼大街和南门外大街的路口,在这里,敌炮兵对我前进通道进行猛烈的拦阻,部队遭到伤亡。在一个房角,我同黄汉基参谋长向军部派来的侦察处长范鲁谈了一下情况。我们刚离开,敌人的一发炮弹打来,范鲁同志牺牲了”。1纵队政治委员梁必业的回忆与上述基本一致,并称范鲁牺牲时间是1949年1月14日突破西营门敌防线后,进入纵深作战时。其牺牲地点是否就是“五个干部”观战的观察所呢?由于已掌握的史料并未明确提及,似乎还不能定论。

  第四野战军(原番号为东北野战军)军部,当时惯称“总部”。我军电报中频现的“东总”,即指东北野战军总部。在天津解放中牺牲的13位副团级以上指挥员中,只有第四野战军司令部通信科科长纪云悌烈士符合“总部一个科长”这个条件。

  “卅四师”即东野12纵34师,后改番号为四野49军145师,袁升平在《转战津塘--东北野战军第十二纵队在平津战役中》载,“正当部队紧张进行总攻前的各项准备工作的时候,主攻团团长赵锋(当时已被任命为34师参谋长)在察看护城河地形时左臂负伤”。据考,赵锋应为原任145师433团团长的赵峰。赵峰“左臂负伤”的程度是“负重伤”吗?好在其伤情并未危及生命。赵峰于1964年晋升少将军衔。

  相关阅读:刘亚楼让空军“一步登天”成为现实(搜狐网)

  “洋八路”受命揭开沉重天幕

  1949年7月1日,新中国成立前夕,毛泽东正在为筹建一支新型的人民空军沉思。周恩来赶来见毛泽东,共同商讨该怎样揭开那充满诱惑而又无比沉重的天幕。“主席认为该由谁来组建空军呢?”周恩来问。是啊,空军是个技术性很强的新军种,揭开“天幕”的人,非要有勇有谋不可。毛泽东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位个头不高却干练潇洒的“洋八路”来:“我们组建空军要"老大哥"帮忙啊。刘亚楼在苏联留过学,据说俄语说得很不错,回国后又兼任东北航校校长,对航空有所了解,我看他是未来空军司令员最合适的人选!”10天后,中共中央书记处召见刘亚楼,要求他担负起领导组建空军的任务。

  

发表评论人参与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