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环球资讯|军事天地|战略观察|群英论见|历史长河|社会民生|博览|图 库|博 客|社 区|论 坛|读书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天地 >> 军林秘史 >> 正文

抗美援朝前夕:毛主席为何事求彭德怀帮忙

2017-2-23 11:00  来源:战略论坛 人参与 条评论  字号:T | T

  7月24日,双方谈判代表最后一次确定了朝鲜战场的军事分界线。由于金城大捷和其它地段的胜利,中朝方比6月17日线又向前推进了一百九十二平方公里。

  7月27日上午9时,寂静的板门店突然活跃起来。前来见证这一历史性时刻的世界各地记者共200多人。签字大厅是前一天确定,由中国工人修建的。他们在短短7个小时内,用木料建造了一座具有朝鲜民族风格的飞檐斗拱的大厅,既宽敞明亮,又庄重典雅。记者纷纷交口称赞,共产党人办事效率真高,没想到一夜间竟建起一位崭新的建筑。

  大厅中央并列两张长方形的会议桌,这是双方首席代表签字桌。西边桌子上立着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国旗,东边桌子上立着联合国旗。会议桌中间是一张方桌,置放双方18份签字文本。

  9时半,双方各有八名臂佩袖章的安全军官同时相对,以正步进入大厅。接着,双方签字人员分由东西两门鱼贯而入。

  10时整,一片寂静中,朝中代表团首席代表南日大将和“联合国军”代表团首席代表哈里逊并肩从南门进入大厅各自就座。

  10分钟内,双方签好了18本停战协定。南朝鲜没有在朝鲜停战协定上签字。

  然后,南日和哈里逊各自带回对方的九本协定交由本方司令官签字。按国际惯例,本应由双方司令官在此签署停战协定。中朝方提出,为防李承晚破坏签署仪式,刺杀对方司令官,建议采取此种稳妥形式,“联合国军”方面接受了这个提议。

  10时10分,签字双方退出战场,此时金城战役仍在进行。停战协定在双方代表10时签字时起还要再过12个小时(当日夜22时)才能生效,在此之前,双方还处于战争状态之中。

  直升飞机立刻将中朝方签字文本送到汶山‘联合国军”司令部,”联合国军”司令官克拉克面色如霜,一言不发地在9份文本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签完字后,克拉克无可奈何地告诉记者:“我们失败的地方是未将敌人击败,敌人甚至较以前更强大,更具有威胁性。”

  后来,克拉克在回忆录中沉痛地写道:“我获得了一项不值得羡慕的荣誉:那就是我成了历史上签订没有胜利的停战条约的第一位美国陆军司令官。我感到一种失望的痛苦!我想,我的前任——麦克阿瑟与李奇微两位将军一定具有同感。”

  “联合国军”司令官、美国四星上将克拉克的话,再清楚不过地说明了谁是这场战争的胜利者。

  克拉克签字时,南日大将正飞车奔赴平壤。当晚10时,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官金日成元帅于平壤首相府在停战协定上签了字。

  7月27日22时,这是一个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时刻。

  在停火到达前一刻钟,双方阵地上对空射击的枪声、炮声此起彼伏,照明弹照沼阵地如同白昼一般。在阵地上、坑道里的双方官兵们兴奋地等待着这一时刻的到来。

  当手表上的时针指向22点时,顷刻间,万籁俱寂,弥漫在天空中的硝烟与火药味慢慢地消失在夏夜的凉风中。几个小时甚至几分钟以前,那电闪雷鸣、震天动地和撕心裂胆的炸弹、炮弹和机枪声,那在各个阵地、整条战线直到朝鲜三千里江山土地上,到处燃烧着的战火和流淌着的血污,就在这一刹那间变成了历史!

  阵阵微风吹散了天空的乌云,从乌云中钻出来晶莹的月亮,将皎洁的银光撒满了静静的群山。

  美军陆战队员马丁·拉斯认为它“低垂空中,好象是一只中国灯笼”。他爬出泥泞污秽的地堡,享受着他在朝鲜的第一个和平时刻。

  美军大兵脱去了钢盔和伪装衣,发出尖利刺耳的叫声。在下面的战壕里,有人开始唱起歌,其余人都跟上去一起吼叫着,疯狂地宣泄着自己的情绪,他们庆幸自己还没有成为这场战争的最后牺牲者。

发表评论人参与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